廖智
  是的,我不能保證我所做的事情有多偉大的意義,可以馬上改變誰的心境,讓他立即變成另外一個人,哪怕只是變成像我一樣的心態。這些事可以達到什麼效果,我從來沒有指望過。我自己有時候也會憂傷,但是,至少我們在一起的那一刻,大家是快樂的。如果,我不為大家做這件事,一天24個小時,我們都不會快樂。每天如果有兩三個小時,我們能夠快樂,這件事就是有意義的,不是枉費,不是徒勞無功。現在,再回想那時候的經歷,讓我覺得,人每做一件事,去陪伴別人也好,去幫助別人也好,你永遠不要覺得你為別人做的事沒有意義,沒有作用。你做了就很好了。至少,在你做的那一刻,你是有影響力的。為什麼一定要選擇做一件貌似很長久,能永遠持續下去的事?不可能的,既然是人做的事,就不可能永遠保持一個狀態。而我們做的事,即使只是一刻的快樂,我們的生命也是豐富的。
  醫院輪椅隊的經歷讓我發現,人做很多事之前最好不要去問結果,更不要問這件事會有什麼深遠的影響,只要那一刻,我們做了,就是對的。只要那一刻,我們是開心的、幸福的、滿足的,我們的生命在那時就沒有白費。那一刻,生命是飽滿的,整個生命就是飽滿的;那一刻,它是有意義的,它就有存在的意義。以後,我做的很多事情,都是按照這樣的理念去做的,這樣可以讓我不畏懼那些流言蜚語。人一生要做的事情太多,也會有許多人出來阻擋你。我覺得一件事有沒有意義,就看你自己怎麼想。
  截肢兩個月後,我迎來人生中第一次“鼓舞”。當時是第58屆世界小姐選拔,組委會帶著他們的選手來病房探望我。他們後來跟我說,第一眼就覺得很驚訝,看到的是一張很乾凈的臉。什麼叫乾凈的臉?就是臉上沒有陰霾,沒有他們想象的災區的樣子,沒有從我臉上看到廢墟的畫面。他們看到的是一片潔凈的土地,好像從來都沒有什麼悲慘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一樣。
  當時,組委會的人從我眼睛裡面看到的光芒是很單純的,我沒有說任何話,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他們笑。當時過來的那個人,看了我一眼,忽然就跑出去了。等他回來的時候,他的眼睛是哭過的樣子。他說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,一看到我的眼神就控制不住了,又不想在我面前哭,只能跑出門去。也就是在這一刻,他確信他想找的人就是我,他希望我上臺去演出。他說廖智,我知道你喜歡跳舞,我們給你提供舞臺,讓你完成心愿,你去嗎?我當然很樂意,一口就答應了下來。
  第二天,他就找來了三個老師,過來幫我編舞。他們為我設計了一個舞蹈,但是希望我不是坐著跳而是跪著跳,這樣會更有精神一些。我打算試一試。第一次嘗試倒下來之後,我完全沒反應過來,還以為是自己沒擺好姿勢。等到第二次我跪起來,又倒了,我就有些緊張,覺得哪裡不對勁兒,但又不敢相信。這樣一連倒了三次之後,我徹底蒙了,整個人愣在那裡,腦子嗡的一聲。天哪,太可怕了。我跪不起來了。對一個人來說,跪不起來,這是多麼可怕的事兒!我之前坐在輪椅上,可以動來動去,根本不知道我是跪不起來的。直到那一刻,我才發現,沒有了小腿,沒有了腳底板的支撐,光靠兩個膝蓋,是跪不住的。
  我的心裡還在翻江倒海,身邊的那些人也看出了一些異樣,愣在那裡,問我怎麼了。我那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思掩飾自己,我說我今天狀態可能有點不好,你們給我一點時間,讓我練一下。我好久沒有起來運動了,給我三天時間吧,你們到時候再來。
  他們很疑惑地走了。我當時只是下意識地想,不能讓他們知道我跪不起來,如果是這樣,他們可能就放棄我了,不讓我跳舞了。
  等他們一走,我媽因為還不太清楚怎麼回事,就說,來,廖智,我們練習吧,到時候老師來了咱們就能表現好一點。我回她,為什麼要練?然後就躺在床上,拉著被子蒙頭大睡。我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情,我覺得好恐怖。我反反覆復地想,我不能跪,我怎麼會不能跪。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其實根本睡不著,就是在那裡翻來覆去。我媽跟陪我的朋友看見我的狀態,大氣都不敢出,話也不敢說,卻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  (原標題:感謝生命的美意)
創作者介紹

窗簾布

lw48lwhyq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